三、我想告诉全世界,你是我最最喜欢的人,给一百颗糖果,讲一千个故事,说一万句好话也不换的宝贝。

六、突然很喜欢惊鸿一瞥这个词,一见钟情太肤浅,日久生情太苍白。别人眉来眼去,我呀,只偷看你一眼。

九、总有那么一天,我习惯了你的直来直去,你也猜透了我的口是心非。我们相视一笑,执子之手,与子白头。

十二、写你名字可真难,倒不是笔画繁琐,只是写你名字时地蘸上四分春风,三分月色,两分微醺,还有一分你的眉眼才好。

十四、我还是很喜欢你,像风走了八千里,不问归期;我还是很喜欢你,像雨洒落在热带与极地,不远万里。

十五、好想把你藏在胸前的口袋,把你暖暖的融化,你就再也离不开,从此不让别人想,只准和我一个人相爱,好想好想和你在一起,和你一起看日出。

十八、在这百无聊赖的时光里,你是我的人生须尽欢,是我的醇香杯中酒,是我的余生漫漫里斩钉截铁的梦想。

二一、我也想要给你写一封情书,用七十年代的牛皮纸包住,字里话间不用太多矫情的词汇,也不用增加气氛的排比句,只是简单的陈述天气季节,然后再慢慢告诉你,我是线日,随县柳林镇发生极端强降雨天气,已造成柳林镇8000余人受灾,21人死亡、4人失联。

通报说,11日21时至12日9时,柳林镇累计降雨503毫米;12日4时至7时降雨量达373.7毫米,5时、6时连续两个小时降雨量超过100毫米。柳林镇镇区三面环山,平均积水深度达3.5米,最深处达5米。

灾情发生后,湖北省委、省政府对防汛抢险救灾工作作出部署,指导调度救援工作。市县镇迅速启动应急响应,组织消防、公安、武警、预备役人员等专业救援力量及当地干部群众1200余人,对柳林镇区内粮管所、菜市场、卫生院、主街低洼处4个重点区域开展救援,共救出受困人员78人;设置群众安置点,安置受灾群众450余人;组织专业技术人员对受淹房屋进行安全评估、查险排险,防止次生灾害发生;做好环境消杀工作。

据初步排查,此轮强降雨造成柳林镇8000余人受灾,21人死亡、4人失联;受淹、受损房屋商铺2700余间,其中倒塌221间;冲毁道路11.3公里、桥梁63座、电力通信线根,镇区电力、通信中断。目前,灾情损失还在进一步核实统计之中,救援抢险工作正在推进。

8月12日21时,国家减灾委、应急管理部针对湖北省近期严重暴雨洪涝灾害,启动国家Ⅳ级救灾应急响应,派出工作组赶赴灾区指导抢险救灾工作,支持帮助地方做好受灾群众转移安置、基本生活救助等工作。

据报道,8月12日凌晨2时40分左右,柳林镇降雨量开始加大,当地组织干部30余人用喇叭呼喊、敲门等方式提醒和组织群众转移;凌晨3时20分左右,又出动警车上街鸣笛呼喊,组织镇村(社区)干部紧急转移群众。

“我好(如)果死了,你在床底下拖鞋袋子里好好找找,还有一点存款。”8月12日凌晨5时13分,湖北随州市随县柳林镇居民季保权,收到了在镇中心某超市上夜班的妻子龚仕慧的诀别短信。

此时,季保权的手机放在床头,他则站在三楼窗边查看水情。季保权向上游新闻记者回忆,8月11日晚8时许,柳林镇开始下雨,雨不算太大;晚9时许,他睡着了;8月12日凌晨3时许,他被暴雨拍打建筑物发出的“噼里啪啦”声惊醒;凌晨4时许,洪水一下涨了起来,从西往东流着,横穿柳林镇中心;凌晨5时许,街道上的水已涨至两米多高。

凌晨5时23分,季保权看到了妻子龚仕慧的诀别短信。他慌里慌张地回拨过去,电话能通,但无人接听。

季保权又拨了几次,还是无人接听。他想去救妻子,便从三楼下到一楼,但发现没法出门。他的家在一个山坡上,比中心街道高出两米。凌晨5时30分,季保权发现,自家一楼已被水淹了一半,街道底楼房屋早已被水完全淹没。他知道,妻子所工作的超市只有一楼,没法向高处转移。他有一种强烈的不安感——不到紧急时刻,妻子是不会给他发这样的诀别短信的。

凌晨6时许,妻子电话仍然无法拨通。他如坐针毡地在家待了两小时。上午8时许,洪水渐退,他不顾危险冲到街道,此时水深仍有半米。他淌水走了500多米后,终于来到妻子工作的新生活超市。

8时20分,最不愿接受的一幕还是发生了:妻子龚仕慧倒在超市地上,一动不动,面部朝下,她的上衣左下角挂在倒下货架上。

季大进介绍,事发时他住在老家。妻子和孙子住在镇中心怡欣小区一楼。上午9时许,他推门看见,妻子和孙子倒在卧室中,卧室的水已退,留下20厘米高的淤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