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体育讯 国家队一名“碗级球星”曾多次和记者深谈,印象最深的话里有这么一句,“我们这七八十万挣得不易。老板是爷、教练是爷,哪个脸色都得看。千万别把翻译不当爷,要知道那是正经的大爷,不然要犯大错误。”

翻译是两种语言的沟通者和转述者,在球队这功利色彩强烈的群体中,本应是个短期的、无前途的、凭兴趣和技能吃饭的职业。翻译大凡是知识分子,本应受到尊重,但事实上也并不都是这样。“中间人”的角色往往是没他不行,有他也许就有事。现实外教横行,外语人才对各俱乐部来说绝对是热门,但目前有几家俱乐部养翻译的?当今的“大俱乐部”,也就是五六个工作人员加两三个经理,养翻译得多少钱?老板易变主意,今天要个法国主帅,你养个翻译;哪天又搞来巴拉圭的,再养一个?后天没准用国产的,到时两个翻译不就成“废人”了嘛,所以俱乐部均聘用短期的翻译,一般与外教、外援同进退。

有人开玩笑说,现在各俱乐部真叫劲,放着英语、俄语这样大语种国家、同时也是足球发达国家的教练和外援不用,专找小语种国家的,什么“塞黑”的、巴拉圭的,闹得自己找翻译都难,懂足球又有较高口语能力的人立即成为香饽饽。有个别俱乐部外教已经来了,翻译还没有着落呢,大有拿着钱花不出去的感觉。

到俱乐部谋职的翻译也不是傻子,“当打之年”是不能轻易下嫁的。也是,随便找个外企也能挣个“几本”,还闹个有专业;可在球队,外援外教一走立即下岗,找谁哭去啊。于是退休的、学校刚毕业的都想进来。没挤兑人的意思,翻译客观上为中国足球出了力嘛。有的人会说,翻译也能弄个十几万、二十万,最高的兼个什么职务,搞个六七十万也不在话下。可有的不行,一个月才1500元,就这样的俱乐部还哭着喊着说自己是“大俱乐部”,还要向国际水平靠拢呢。

一翻译先拿着1500元上岗了,想着动耶给人几十万签字费的大俱乐部还不给他涨工资?结果半年过去了,提也没用,他对朋友说,“我要不是喜欢球,我早去外企了,挣他这一千五?”可就是相当于高中毕业的俱乐部高官不理这个茬,“这可是你自己要来的,这时候说涨工资,挤兑我?”没辙,给多少钱干多少活吧。分队训练也好,指挥比赛也罢,“翻译不准确”你有什么办法?于是外教、外援渐渐找不着北,结果可想而知。翻译走了,俱乐部高官还生气呐,“这年头到处下岗,你愿意到哪去尽管走人。损失是谁的你别管,反正不是我的。”

要说翻译也不易,整天价陪着外教、外援,自己的“私有”时间很少。有个外教晚上有爱上街的习惯,翻译想约女朋友都不行。其实外教自己去商场比画不就行了吗?可外教偏不。遇上个爱谈心的外教,把球员叫来一谈就一两个小时,培养感情嘛,翻译累死了。谈完了,中国球员还得“威胁”翻译,“老哥,多关照点啊。”关照什么?不就是别把讨好外教和挤兑队友的话告诉别人嘛。这叫心累,没办法。

一外教下课了,平时被哥长哥短叫着的翻译也没价值了,尤其是那位在经常外教面前讨好的“板凳”最可气,居然跑到俱乐部说:“咱不能养闲人,翻译没用了”,企图“杀人灭口”。有人总结说,翻译要想腾出时间搞女朋友,先得把外教“搞定”后才行。

总瞧着队员请翻译吃饭,那饭可不是白吃的,那是让翻译在外教面前说个好话呢。遇上外教脾气火爆,说不准连翻译和球员一起骂。你翻译多大岁数也得忍着。翻译其实不容易,“这些队员水平太差,还不如我三岁的外孙。”“你们不能总想着吃饭、拿钱,和女人都行了,怎么就踢不好球呢。”这些话能翻译给中国球员听吗?队员毕竟是自己的同胞,当翻译的都懂得分寸。外教刚骂过队员,队员不服,小声骂着,“傻B,我要是挣几十万美元,我跑这来受你的气?”这能翻译给外教吗?好就好在队员笑着说的,翻译被迫译成“我们不能总想挣几万美元,我们还必须学会踢球。”瞧瞧这话的效果,玩得老外直拍队员的肩膀叫好。这已经被传为笑话。

翻译也是人,与外教外援之间经过长期相处也自然会产生“个人感情”。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事例也不少。不过现在许多这样的个人感情太少了,大部分是公事公办,最多也就是个互相吹捧。外教刚向俱乐部要求给翻译涨工资,那边厢翻译赶紧报答,中国联赛存在假球、黑哨,比如我们上一场就是—-。你当是外教外援那么有眼光,看得出中国足球的“铁幕”?他们学坏有多种原因,朋友、外援、还有会外语的中国女朋友,当然翻译的功劳也不小。

记得前几年在甲B踢球的罗马尼亚外援就高喊过,“NO,MONEY”。去年的甲B,在中国混了几年的一名外援,干脆拿了张一百元的大票,“MONEY” “MONEY”满场飞奔,这又说明了什么?你不是为“MONEY”来中国的?几位在中国拿过大钱的某国球员,回国后大谈特谈中国足球的“黑暗”,这事怪谁呢?

现在不少翻译增加了不少职能。如帮助外教外援收集中国报刊的有关报道,尤其是介绍外教的文章,遇上叫好的,收藏!拿回去向本国球迷“交代”;遇上批评的,当然报纸也不能扔了,记住记者和报名,再来采访,要你好看!许多老记都有体会,外教回答提问时远比那些不读书不看报的国产教头有的放矢,就是这个道理。连冲A时哪个队会给谁放水都比我们清楚,这又说明什么?

另外,许多施恩于翻译的老板也经常“提审”翻译,了解外教外援的心理状态,当然这是“工作需要”,不过也有给通风报信的。据说有一次一位老板请外教吃饭,特地要了一个外教爱吃的菜。外教直纳闷,心话你怎么知道的?老板笑而不答。外教装做不胜感激的样子,心里却顿生反感,后来渐渐疏远翻译,并通过外交渠道告诉俱乐部“这翻译水平太差”,强烈要求换翻译,其实外教是怕翻译“两头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