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天然气价格本周跌入负值之际,欧洲高频交易的天然气价格也几乎同时出现了负价的情况。深受天然气短缺之苦的欧美如今却荒诞地出现了无人接盘的场面。

周一,美国二叠纪盆地瓦哈中心的天然气价格下跌了85%,报收0.41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周二更是进一步跌至了每百万英热单位-2美元左右。

而同样在本周一,欧洲荷兰天然气期货TTF下一小时(ICE Endex Next Hour)现货价格也一度跌至了-15.78欧元,创下历史最低点。该合同每60分钟结算一次,主要用作高频天然气交易者的风险管理工具,但并非欧洲基准价格。

欧美同时出现这种戏剧性局面的原因都在于存储方面的问题。美国二叠纪盆地的天然气管道因满负荷导致大量的天然气无法运输出去,只能堆积在二叠纪盆地;欧洲则是因为各国储气设施接近满负荷,大量的液化天然气油轮在西班牙海港口拥堵,无法卸货。

在欧盟孜孜不倦地敦促下,能源公司和各国政府斥巨资将境内的各个天然气存储设备填满。目前,欧盟平均储气水平到达93.4%,德国的天然气存储水平则已经达到97.5%。

据统计,本月欧洲有望迎来82艘液化天然气(LNG)船,目前已有约60艘LNG船正在驶向或已达到欧洲西北部、地中海和伊比利亚半岛,而有约35艘LNG船正因无法卸货而闲置在西班牙港口之外。

这也是导致欧洲天然气负价的最主要原因。由于缺乏可用的存储空间,卖家现在迫切希望有人可以来接手这批货物,为此他们不得不贴钱卖货,只求脱手。超短期现货价格也因此暴跌。

2020年4月时,美国WTI原油下月交割的期货价格一日内暴跌306%,收于-37美元/桶。其负价的主要原因是存储和卸载能力因新冠疫情而严重缺乏,投机交易者被迫大量减少多头头寸。

更严重的是,WTI原油期货通常由机构和散户投资者大量交易,一般被参考为美国石油的基准价格。但TTF期货这一次的负价影响范围较小,只在高频次交易者的期货中出现异常,而作为基准价格的TTF下月合约不太可能出现负价。

截至10月25日,荷兰基准TTF天然气价格收于99.79欧元,较年内高点339欧元下降了超过70%。

虽然基准价格为正,但其价格走势和下一小时合同的负价均指向欧洲天然气市场上的巨大缺陷:基础设施。

即便欧洲科学家称今冬欧洲不太可能迎来寒冬,反而可能出现暖冬,但直到明年春天欧洲仍旧处于天然气短缺的情况。因此,欧盟需要尽可能多地存储天然气,但可怕的是存储能力远无法跟上欧盟的消耗。

另一方面,即便大量的船只在欧洲海域上堵塞,船东们仍然不愿意改道前往其他市场,如亚洲。这种局面或许也在说明,船东们更相信短期内欧洲天然气价格存在飙升的可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