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的乐趣不仅仅在于足球本身,足球背后的奇闻趣事同样是球迷茶余饭后的谈资。在足球世界,每支球队都有自己的绰号,这些五花八门的绰号不仅体现了球队特质一个缩影,同时也是球队所在国家或地区历史文化的体现。

作为位于食物链顶端的猛禽,迅猛敏捷、霸气十足的鹰被誉为百鸟之王,对于鹰的图腾崇拜广泛流行于世界各地尤其是生活方式漂泊不定的游牧民族之中。即便如今已经早已习惯了定居生活,但对于鹰的崇拜也已融入这些民族的血液,以至于成为国家的文化符号,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鹰的形象总能成为国家队的昵称了。

作为本届世界杯的东道主,俄罗斯国家队“双头鹰”(Двуглавый орёл)的绰号可谓历史悠久。一般认为,双头鹰的形象最早来源于公元10世纪左右的东罗马帝国,据说这一设计是基于帝国横跨欧亚的特点在罗马鹰旗的基础上改进而成。东罗马帝国灭亡之后,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东正教国家,自诩为东罗马帝国继承者的莫斯科公国君主伊凡三世顺理成章地以双头鹰作为自己的纹章。俄罗斯的双头鹰传统此后一直延续到沙皇俄国覆灭,而在苏联解体之后,双头鹰形象又出现在了俄罗斯共和国国徽与俄罗斯足协标志之中,并成为俄罗斯队的昵称之一。

而作为东正教的另一大核心区域,东罗马故地巴尔干半岛同样流行着双头鹰形象。南非世界杯之后首次重返大赛舞台的塞尔维亚队被称作“白鹰”(Бели Орлови),该绰号的由来便是塞尔维亚国徽上的白色双头鹰,这一形象早在14世纪就成为了该国王室的标志。除塞尔维亚之外,同在巴尔干半岛上的黑山和阿尔巴尼亚也将双头鹰形象纳入国徽,两国足球队的绰号也分别叫做“勇隼”(Hrabri Sokoli,一种小型猛禽)和“鹰”(Shqiponjat)。

15世纪前后德意志神圣罗马帝国一度以双头鹰作为标志,在这一名存实亡的帝国消失之后,奥地利帝国(奥匈帝国)仍旧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内使用这一形象。而在如今德国和奥地利的国徽和队徽上,仍然能看到一只头朝左的黑鹰形象。值得一提的是,德国队有一个和鹰有关的冷门绰号“德意志之鹰”(Die Adler),不过由于鹰的图腾崇拜在纳粹时期的滥用而很少被提及。

欧洲的另一只“白鹰”(Białe Orły)是来自波德平原另一边的波兰队,传说波兰国徽中戴着王冠的白鹰是由普雷梅斯乌二世设计,至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不同于塞尔维亚白鹰,波兰白鹰并不是双头鹰形象。

提到鹰,自然不能忽略我们熟悉的“非洲雄鹰”尼日利亚,只不过这支球队绰号直译过来应该叫“超级鹰”(Super Eagles)。事实上,尼日利亚国家队的昵称也并非一成不变,殖民地时期因球队身披红衣而叫“红魔”(Red Devils),独立后因为绿色成了国旗色而被称作“绿鹰”( Green Eagles ),直到1987年非洲杯决赛失利才因觉得绰号不够霸气而改名为“超级鹰”(Super Eagles)。随着尼日利亚队在90年代连续两次进入世界杯淘汰赛并拿到奥运会冠军,“超级鹰”的名号也真正在全世界广为流传。有趣的是。尼日利亚各级别国家队的绰号不尽相同,女足被称为“超级隼”(Super Falcons),而青年队则被称为“飞翔的鹰”(Flying Eagles)或“金色雏鹰”(Golden Eaglets)。

当然,尼日利亚队并非本届世界杯上唯一的非洲雄鹰,来自北非的突尼斯队同样有一个霸气的绰号:“迦太基之鹰”。两千多年前,腓尼基人的后裔漂洋过海在今天的突尼斯一代建立了著名的迦太基国。该国曾与北岸的罗马帝国展开过长达百余年的布匿战争以争夺地中海霸权。尽管最终的结果是兵败亡国,但这一场影响世界历史的战争依然让迦太基名声大燥,以至于现如今与迦太基人毫无亲缘关系的阿拉伯移民后裔依然将“迦太基”的称呼与自己所崇拜的鹰图腾合二为一,组成了突尼斯国家队霸气的绰号。

曾以游牧为生的阿拉伯人喜欢鹰并不是什么秘密,除突尼斯之外,与世界杯缘悭一面的叙利亚队也以“卡松山之鹰”(نسور قاسيون)作为自己的绰号。相比之下,时隔十二年重返沙特阿拉伯“绿隼”(الصقور الخضر)的昵称就显得相对独特了,这或许是因为他们小快灵的技术流打法与隼这种小型猛禽的捕猎方式具有更高的相似度。

说了那么多跟鹰有关的国家队,为什么没有提到大家所熟悉的“潘帕斯雄鹰”呢?那是因为这个绰号仅仅是中国人习惯的叫法,在包括阿根廷在内的世界其他地方并不通用。事实上,阿根廷潘帕斯草原常见的猛禽是一种被称作穴小鸮的美洲猫头鹰,而在高空盘旋的雄鹰并不多见,这也是为什么阿根廷国徽和队徽上都不会出现雄鹰的形象。

当然,并不是所有作为国家队绰号的鸟类都是猛禽,南美另一大豪门巴西便是例外。巴西著名漫画家佩鲁切蒂(Fernando Pieruccetti)设计的小金丝雀(Canarinho)原本只是巴西队1950年本土世界杯的吉祥物,不过由于该经典形象将巴西队服经典的黄色与“桑巴足球”灵动潇洒的球风等元素完美地融为一体,故而被沿用至今,成为了巴西国家队的绰号和象征。

还有一个例外是有着“高卢雄鸡”(Le Coq gaulois)之称的法国队。英文法国地区的原住民高卢人(Gallus)与雄鸡的拉丁语单词完全相同,故而生性自由浪漫的法国人也乐得将雄鸡形象作为国家的象征并绣在队徽上,而98年法国世界杯吉祥物雄鸡“福蒂克斯”(Footix)的横空出世更是让“高卢雄鸡”的外号家喻户晓。

说完飞禽,我们再来聊聊走兽。与天空霸主鹰相对应,“百兽之王”狮子也不出意外地成为了国家队绰号中最为常见的陆地动物。英格兰队的外号“三狮军团”(The Three Lions)知名度极高,以至于为讽刺该队战绩不佳而产生的新绰号“三喵军团”也在近年来流传甚广。十一世纪,来自英吉利海峡对岸的诺曼人完成了对英格兰地区的“诺曼征服”,他们也将自己的标志狮子带到了这里。不过为与只有两头狮子的原有纹章进行区分,诺曼人在英格兰的纹章上加了一头名为 Aquitaine的狮子,构成了英格兰王室的三师标志,队徽上沿用这一形象的英格兰队也就自然而然地获得了“三狮军团”的绰号。

当然,以狮子为绰号的还有“非洲雄狮”喀麦隆,当然这个绰号被译为“无敌之狮”(Lions Indomptables)更为合适。尽管喀麦隆队将会缺席明年的世界杯,但我们仍将看到另一头来自西非的狮子,这便是“特兰加雄狮”(Les Lions de la Téranga)塞内加尔。有趣的是,塞内加尔人其实将他们的国家队称为“狮子”或“富拉尼雄狮”(lion en langue peule,富拉尼人是当地重要的土著居民),“特兰加”的前缀实为外媒所加。在当地土著语中,“特兰加”是好客的意思,该词常用于塞内加尔的国家宣传口号“塞内加尔,好客的土地”(Le Sénégal, pays de la Téranga)。久而久之,“特兰加”称为了塞内加尔的代名词,并由此衍生出“特兰加雄狮”这一有趣的绰号,而随着塞内加尔队在02年世界杯上的优异表现,“特兰加雄狮”的名号也就流传开来了。

除塞内加尔之外,另一只重返世界杯的非洲狮当属“阿特拉斯雄狮”(Les Lions de lAtlas)摩洛哥。作为北非地区唯一的高山,绵延数千里的阿特拉斯山脉是撒哈拉沙漠地区罕见的“绿岛”,也是摩洛哥的“母亲山”。在阿特拉斯山脉的高海拔地区,曾经生活着一种叫做阿特拉斯狮的特有物种,他们的体格相较于狮子的其他亚种更为强健,并且具有雄狮参与捕猎的特点。现如今,尽管阿特拉斯狮已在野外灭绝,但他们的名字将随摩洛哥征战世界杯而被更多人所铭记。

除狮子之外,曾经广泛分布于亚洲地区的老虎同样是出了名的猛兽。韩国队最为我们耳熟能详的“太极虎”(태극호랑이)绰号便是国旗上的太极图元素和队徽上白虎的形象合二为一的结果。来自南亚的印度队和来自东南亚的马来西亚队分别被称作“蓝虎”(The Blue Tigers)和“马来虎”(Harimau Malaya),不过由于这两队在亚洲足坛声名不显故而这两只“老虎”的绰号也就不为人知了。

当一种动物成为一个国家的代名词的时候,它也自然会成为该国足球队的代名词。相比于鲜为人知的阿特拉斯狮,在全球范围内的知名度更高的袋鼠当然更容易被人记住。将“足球”(soccer)与“袋鼠”(kangaroos)合二为一而成的“袋鼠军团”(Socceroos,直译为“足球袋鼠”更为合适)便是澳大利亚人为他们的国家队所创造出的一个崭新的词汇,而这一昵称也已经成为英文媒体中澳大利亚队的代名词。

除了真实存在的动物,神话传说中的动物也能成为国家队绰号的由来,想必中国球迷一定不会对“龙之队”一词感到陌生。而在欧洲,杀入去年欧洲杯四强的威尔士以及打入上届世界杯的波黑队,也都以龙为绰号,只不过西方的龙与东方的龙在文化内涵上存在较大差异。除龙之外,印尼队的绰号“迦楼罗”(Garuda)也来自神话,是印度教和佛教中的大鹏鸟形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