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刚赌球又输钱了。这一次他倒在了巴西和瑞士的那场比赛上,“又输了2万。”周刚觉得自己真是欲哭无泪,世界杯开赛刚一周,他已经在赌球上输了近10万块,这几乎是他能拿出来的全部现金了,“赢的全部又投进去,结果又全输了。”

周刚就是传说中“赌球的”,本文所指的赌球,是指人们将足球(也有篮球、台球等)比赛的结果作为评判输赢的手段,以钱和物下注获取输赢、进行赌博的行为。它区别于我国国家发行的足球彩票,属于地下、非法性质。

看完德国和墨西哥的比赛后,周刚形容自己的状态,“再也没睡着,睁眼到了天亮”,押德国赢的钱全都输了,但已经是他近一阶段时间赌球赢来的所有钱了,“完全没想到德国输了,本来想靠这个钱在世界杯上翻个身呢。” 周刚特别后悔没有听朋友的劝告,在德国和墨西哥比赛后收手,他自嘲,“越输越想继续,就想怎么把输得钱全挣回来。”“天台我就不去了,我想静静。”

我国球迷真正大规模接触到赌球,差不多是在2002年世界杯的时候。彼时,中国队第一次出现在世界杯的赛场上,所有中国球迷都为此兴奋不已,于是不少人就把对胜利的期待变成了筹码。

史辉是2002年开始赌球的。不过那一届的世界杯,史辉只是小试牛刀,最后以盈余100多元结束了自己的第一次赌球生涯。“玩得简单,就是猜输赢。”史辉说,在网站下注,金额也不多,一场球也就十几块钱。

2006年的世界杯,史辉靠猜输赢又赢了几千块,这一下激起了他的兴趣。从那之后,赌球就成了史辉的职业,他辞去收入一般的工作,每天专门盯着那些盘口,赌各种比赛,“我基本都在网站下注,不用电话。”史辉说自己注册了很多个网站,金额分散,每个网站都没有太多的资金,“最重要的是不能累计,赢了马上就取出来,想赌的时候再存钱。”

赌,有赢必然有输,大概是史辉很有天赋,加上一直谨慎,在他那些年的赌球生涯中,不管是欧洲杯、世界杯,还是各种联赛,史辉的确是赢多输少。

“挣了一些钱,在五环边全款买了一套小房子。”史辉没有透露自己到底在赌球中赢了多少钱,但五环边的一套房子俨然已经说明了一切。

但一切在2014年的时候戛然而止。那一年的巴西世界杯成为了史辉终身生难忘的“滑铁卢”,他在第一场球就输了几万块,“我没当真,也没想到这是我噩梦的开始。”史辉觉得自己只是失手了,第二次下注,他又输了,他说自己不记得是哪一场比赛了,只记得这一场球他输了10万块。

后来,史辉在朋友的怂恿下,将自己的积蓄和房子抵押来的钱全部交给“庄家”,“当时朋友说稳赢,他们有内线。”史辉说,最后一场球他们重注押压了阿根廷,结果最终德国卫冕,在这一年,史辉输光了现金,又借了不少高利贷,最终抵押了房子,也全部赔光了,因为对他太失望,女友也离开了他“仿佛如同一场梦。”至今,史辉想起来都心痛不已。

尽管目前中国赌球人数并没有具体的统计数据,但2010年,北京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所长曾在接受媒体时表示,中国赌球数量非常惊人。

其对我国某非法站进行跟踪研究后发现,仅2009年的年交易金额高达上千亿元。而一家大型博彩网站,注册用户人数最多可能会达到几千万,同一时段的赌注交易甚至可以高达数万笔。

在看似公平的赌球背后,其实暗藏黑市庄家的多重“陷阱”。为了确保赌球者逢赌必输,他们设置的每一个赔率,都是经过其庞大的数学专家、精算师团队缜密分析之后的结果。

与此同时,为了迎合一部分赌球者“一夜暴富”的心理,赌球黑市经营者还设置了极高的赔付率,导致一些投资者为堵球不惜铤而走险。赢了还想赢,输了想翻本,让赌球者永远停不下来,最终深陷泥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