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线是材料端,钠离子电池、液流电池、磷酸锰铁锂电池对已经成熟的锂电池体系发起挑战,靠着价格和性能优势,试图切走未来应用市场的蛋糕。

另一条线是应用端,储能正在接替动力电池赛道,形成了“创业+投资”的系统性机会,很多新电池材料瞄准的应用方向也正是储能市场。从发电侧的新能源电站、到用电侧的用户储能和工商业储能,每一个环节上的应用都蕴藏着新的财富机会。

从2022年到最近的一段时间,华为、天合光能、晶科、通威等新能源巨头的高管离职,亲自下场创业的故事开始流传于坊间。这些巨头的市值从百亿级横跨到千亿级,不少离职前的高管都在前司带领团队在一线血战,完成公司业务从零到一百的跃迁。

而今,多位高管从大公司离职,躬身入局,继续在新能源赛道上找到自己的机会,打造出了一支潜在的百亿独角兽。多家公司一经成立,便得到了*风险资本的青睐。

那么,这些初创企业瞄准了新能源哪些方向?差异化优势又有哪些?新能源产业家整理出了8家具有代表性的公司,一一梳理如下:

1996年,许映童毕业于南京理工大学电子工程专业。1999年加入华为,2003-2010年先后担任无线年任华为智能光伏总裁;2020-2022年任华为昇腾计算业务总裁总裁。

许映童是华为智能光伏的开拓者,2010年其加入时正是华为进军能源行业的开端。从2011年,华为开始布局光伏逆变器,2015年,华为逆变器出货量首次超过德国逆变器老大SMA公司,排名全球*,之后多年,华为逆变器出货量均居世界*。

许映童带着本是“无名之卒”的团队缔造了从2015年至2021年全球七连冠的伟业,被许多业内人士称为华为光伏逆变器的大功臣。

当然,也正是这段荣耀过往让许映童个人完成了从光伏到户储的顺利转型。2022年5月,许映童于上海临港新片区成立思格新能源,开始转战海外户储业务。

从产品侧来看,储能的关键零部件变流器(PCS)与光伏逆变器技术相似,可以更快切入。从市场端来看,户用储能的市场主要是在海外,而对于海外营销及渠道管理,华为对此更是经验颇丰。

基于此,许映童成立的思格新能源在还没有产品和收入时就已获得来自高瓴资本、华登国际等明星投资机构的大额融资。

思格新能源成立于2022年5月,于今年6月在德国发布*户储产品。而在2022年底就已完成第二轮融资,估值已超30亿元。此时距离其成立仅半年时间,且公司尚无任何销售收入。

思格在获得融资后便开始了全面的布局。人员上,短短一年时间,员工数量就已达到500人,且研发人数超350人。

股权架构和公开报道显示,思格新能源的实控人许映童持股31.002%,第二大股东张先淼持股10.0005%,而张先淼曾任华为智能光伏的副总裁。两人都是一手将华为光伏突出重围的老将。

产业链自研方面,许映童选择了自研储能变流器(PCS),而电芯则采购自宁德时代和ATL的合资公司——新能安。

目前,思格新能源已具备了6GWh的储能电芯Pack产能的业务规模,要知道,“户储*股”派能科技2022年年末的电池系统名义产能才不过8GWh。

产品研发、出海做渠道,对于“华为老将”的许映童来说并非难事,但能否在储能赛道上重现“逆变器大战”的辉煌,尚需观望。毕竟在储能新战场上,许映童要面对的是更多资源颇丰、实力强劲的玩家。

史耀宏离职创业前的岗位是华为副总裁,曾担任云与计算中国区总裁、软件产品线总裁、中东地区部总裁等岗位。从履历表现上看,史耀宏不仅在内卷的云计算市场上打过硬仗(国内云计算厂商长期亏损),也在海外市场拿到过结果。

公开资料显示,史耀宏最近一次代表华为公开露面是在2020年11月28日的长沙网络安全·智能制造大会上,介绍了华为工业数字化转型的实践。

工商信息显示,2023年7月,史耀宏成立江苏极光云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极光云能”),专注于全栈自研主动式虚拟电厂专用储能。投资视角下的虚拟电厂一般面向工商业储能和独立储能电站。

史耀宏也很明确虚拟电厂的长期价值,“通过从被动到主动、从简单到智能、从集成到重构、从分散到聚合的下一代储能解决方案,让储能赋能电力辅助服务、智能电力交易运营、虚拟电厂发展,实现储能更安全、运维更智能、电网更稳定、收益更丰厚的客户和伙伴价值。”

今年8月,极光云能正式落户于南京江北。据其官方公众号显示,9月22日,极光云能与江北新区投资促进和商务局、江北新区智能制造产业园三方共同签署了《300MWh储能项目框架协议》;中电建(南京)电力工程有限公司与极光云能双方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极光云能的CTO黄彬和COO龚凤也出席了9月22日的签约仪式。媒体公开报道显示,黄彬此前曾担任港华能源技术总监,工商资料显示其持有极光云能6%的股份。

“前天合光能副总裁离职创业干储能,红杉鼎晖都投了”,这是今年9月爆出的又一个光伏高管离职创业储能的案例。

天合光能是全球排名前列的光伏组件生产厂商,在2015年11月成立天合储能有限公司,入局储能市场。据新能源产业家*获悉,天合储能最新一轮的估值为20亿元,目前正在寻求PCS标的,采用并购或战略投资。

2016年,尤泓明还在天合光能担任海外系统事业部助理副总裁,到了2019年,天合光能在发布新闻时提及尤泓明的职位名称则是天合光能副总裁、海外系统事业部总裁。

光伏产品、光伏系统及智慧能源,是天合光能的三个业务板块。尤泓明负责的是光伏系统板块下的海外电站开发业务。

2020年,当时霸占业内头条的“史上*光伏EPC订单”:天合光能携手资本大鳄TPG签定49亿海外订单,正是尤泓明负责的业务板块。

尤泓明最近一次代表天合光能露面,是在2021年6月的SNEC光伏展会上发表演讲。紧接着在2023年初,就有新闻爆出尤泓明成立了揽海能源,并在不到5个月的时间完成了超亿元融资。

该轮融资由红杉中国领投,鼎晖VGC(创新与成长基金)跟投。募得资金主要用于全面展开全球中大型储能资产创设、储能产品和系统的技术研发、产品迭代以及运营推广。

据了解,作为一个国际化的团队,揽海能源在光伏/储能电站级市场积累了数十亿的项目交付经验,成立不久就已开拓了英国、西班牙、意大利、法国的重要客户,沉淀了GWh级别的潜在订单。

“其核心团队在全球市场深耕超过10年,除了产品本身过硬外,更重要的是公司深入到欧美毛细市场中的资源和组织架构,真正实现了公司出海。” 泰合资本副总裁钱兆旻这样评价揽海能源。

2011年成立的晶科科技于2016年开始组建团队投资工商业分布式光伏,并迅速组成了超百人的精英团队,建立了七大区域公司,一年时间,在2017年上半年就完成87个项目、473MW的并网规模。

从2015年加入晶科科技到2020年正式被聘为总经理,再到2021年陪着晶科科技上市,金锐可谓是光伏界“黄埔军校”培养出来的重量级人才。

2022年1月,晶科科技宣布金锐因“个人原因”离职,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紧接着在12月,保碧新能源宣布金锐出任CEO。

无疑,又一光伏大佬试图转型,去开辟储能这个新战场。不仅如此,保碧的出身除了有光伏,还有地产。

保碧新能源由碧桂园和保利发展两家巨头联合孵化。作为国内地产开发商,排名分列*和第三,都是业内翘楚。保碧新能源的投资重点是分布式光伏发电、风力发电、储能、充换电在内的综合能源管理业务,公司定位希望成为中国*的园区及社区综合能源管理公司。

仅从增速来看,保碧新能源是中国成长速度最快的分布式新能源资产开发公司,从2022年6月成立至今,公司积累了超1GW的底层核心资产。2025年,保碧新能源目标实现签约8-10GW的分布式新能源资产。

如今,又有来自光伏产投经验十分丰富的金锐加入很难不让人期待。而且据说由金锐领衔的业务团队,人均光伏从业经验超10年。

对于保碧的独特优势,金锐说道主要有三点:一是大型央国企及世界500强民企集团合作参与新能源产业的平台优势,二是灵活的合资合作开发模式的机制优势,三是多元化专业背景人才的团队优势。

2009年,中兴通讯预料到了未来新能源汽车会像手机一样成为移动终端,便开始布局新能源,其创始人侯为贵也赋予了“再造一个中兴”的使命,由此,划分出了中兴派能(派能科技前身)这一新的业务。

当时任职于中兴通讯的袁巍放弃中兴通讯的股票和职业,“净身出户”加入中兴派能,开始了他的*次创业。

袁巍则将自己的创业方向定在了锂电池,当时就职于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十八研究所的张军博士在一次国家863项目申请中被袁巍相中,与袁巍一拍即合,他放弃了体制内工作,与袁巍并肩投入了中兴派能的创建。

后来的故事也都被大家所熟知,派能科技一路高歌猛进,2020年作为储能*股在A股上市,2023年在全球户用储能达到了出货量*。

安酷创新可视为袁巍的再次创业,不同于聚焦于家庭储能和通信储能备电的派能科技,安酷创新更聚焦在便携式的家用储能上。

袁巍离职创业的想法筹备于2019年,直到2021年,“安酷创新”的品牌正式成立,聚焦于户用储能和便携式储能。

在便携储能领域,安酷创新独特之处在于摒弃传统便携式能源的一体化设计,引入新能源汽车换电概念,将电源分为电池模块、接口模块和充电模块,电源可随时换电,*解决了便携和续航这两大痛点。

今年5月,安酷创新母公司深湾能源科技近期获得了小米过亿的最新融资,小米系基金总持股占比达到 20%。小米的这一投资举动,除了是自家在便携式储能的布局外,更是对于安酷创新的一种看好。

融资情况:注册资本4亿元,星云股份持有时代星云10%的股权;集智储能持有时代星云35%的股权;宁德时代持有时代星云20%的股权。

2022年8月1日晚,黄世霖突然宣布辞任在宁德时代的职务,而宁德时代方表示,“辞任后的黄世霖将在光储充检新兴领域探索业务机会”。

在今年1月,黄世霖出席参加了福建时代星云智慧储能产业园项目正式奠基开工仪式。目前,黄世霖任职时代星云董事长,在时代星云亲手操盘储能赛道。

宁德时代财报显示,时代星云自2019年成立以来,便成为联营公司,宁德时代正是其头号客户。据储能严究院报道,即使是在2022年电芯一货难求的情势下,时代星云也不愁没有货源。

时代星云主营业务包括电池制造,电池销售,新能源汽车换电设施销售,集中式快速充电站等,随之也推出了一站式“光储充检”的概念。

其实早在宁德时代在成立之初,就确定了两个重要的业务方向,一是做动力锂电池,另外就是做储能电池。而储能正是光储充检的核心之一。尤其是在充电电站市场,时代星云比其他工商业储能企业走得更前。

今年6月,五粮液集团旗下四川五粮液新能源投资参股了和光同程,虽然这不是五粮液的*次跨界投资,但从白酒到光伏,五粮液这次的投资还是引起了广泛关注。

和光同程成立于2023年3月,经营范围包括电池制造、光伏设备及元器件制造、光伏设备及元器件销售等。其主要业务是光伏电池片,主打技术为今年大热的N型TOP Con。

公开消息显示,和光同程即为通威股份前董事长、CEO谢毅的新公司。谢毅于2011年以总裁助理身份正式进入通威集团,在2019年5月选出的通威股份第七届董事会上开始担任董事长一职。彼时谢毅年仅39岁,年薪就高达639万元。

虽然通威股份的业务涉及农业,渔光一体基地的开发与建设及光伏这三大板块,但谢毅主导的光伏发电是才是其当前的支柱产业,而食品加工与畜禽养殖业务则为次支柱产业。

在谢毅任职期间,通威太阳能成长为了光伏电池领域头部供应商,并且光伏电池也成为通威股份旗下核心板块之一。

而在今年3月21日,通威股份发布公告称,谢毅因个人原因,辞去在通威股份的各项职务。很显然,离职后的谢毅并未退出光伏行业,而是转头成了和光同程的*大股东,继续深耕光伏电池,专注于高效晶硅太阳能电池的制造、生产和销售。

尚方智慧清洁能源立足于户用与工商业屋顶光伏、储能及智慧综合能源业务。由金鑫在离开创维光伏后成立,并在2023年5月已获得天使轮融资5亿,投资方为华金资本与IDG资本。

金鑫本硕就读于南开大学,光伏新能源材料方向;博士就读于世界*光伏材料研究所-德拜研究所-荷兰乌特勒支大学。

在加入创维光伏之前,金鑫历任湖南共创光伏科技有限公司技术部副部长,研发中心副主任,总工程师,营销总监;2016年5月-2019年12月历任北控清洁能源有限公司供应链主任工程师、开发总监、副总经理;2020年1月起担任创维光伏总经理。

对于2020年成立的创维光伏,作为创维集团五大业务之一,在2022年营业额高达119.34亿元,较去年的41.01亿元增加78.33亿元。已运营的家庭户用光伏电站新增超过10万座,累计并网运营15万座。

在离开创维后,金鑫成立了尚方智慧清洁能源,全新缔造了智慧能源运营品牌“光武帝”,立足于户用与工商业屋顶光伏、储能及智慧综合能源业务。

据官方介绍,光武帝汇集了众多太阳能光伏发电领域的优秀人才,核心团队成员来自国内太阳能光伏发电领域*批资深专家,拥有超过10GW容量的光伏项目开发建设经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