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阅世界杯决赛历史,有这么几幕令人无比遗憾的场景。比如1994年世界杯决赛巴乔的点球。比如2006年世界杯决赛加时赛齐达内无比接近得分的头球攻门。比如2014年世界杯决赛伊瓜因和帕拉西奥的单刀不进。比如1978年世界杯决赛伦森布林克常规时间最后一分钟错失绝杀的射门中柱。再比如2010年世界杯决赛罗本错失得分良机的单刀。在这些经典场景里,荷兰足球独占两席,这两幕经典场景铸就了荷兰足球的第一重气质——悲情。

荷兰足球的第二重气质是追求足球的美丽,把足球最震撼人心的极致美丽最大程度的还原给球迷。于是,有太多的经典名局从荷兰球星的脚下诞生了。美丽的荷兰足球令人昂扬奋进,令人血脉贲张。为了展示足球最美丽的一面,荷兰人会选择激进极端,从骨子里排斥保守妥协,宁可站着死,也不跪着生。于是,当米歇尔斯说出“宁可输掉比赛,也要踢得好看”时,著名的象征荷兰足球风格的全攻全守战术开始纵横1974年世界杯。于是,当范马尔维克虽然把荷兰队带到了2010年世界杯决赛赛场但摒弃荷兰足球的传统时,他遭到了媒体一致的口诛笔伐。追求足球的美丽已经融化到了每一位荷兰球星的骨血中,成了他们的信仰,也为他们赢得了太多的拥趸。

荷兰足球的第三重气质是个性张扬,高调奔放。就好像真正的将军只在战场决战,他们只在赛场上表达他们的理念,他们厌恶阴谋和心机。比如,2000年欧洲杯荷兰与法国的第三场小组赛之前两队都已经提前出线,法国队选择轮换大部分主力,而荷兰仍然以最强阵容出战。比如,2008年欧洲杯小组赛末战,吊打当时的世界冠亚军意大利和法国之后的荷兰并没有选择放水罗马尼亚做掉意大利或者法国,而是倾尽全力,力克罗马尼亚。

过于个性也让荷兰足球付出了一定的代价,荷兰球星们虽然才贯江东,但大多数都桀骜不驯,舍我其谁。于是,几乎每届大赛之前荷兰队内都会或多或少的产生内讧。2012年欧洲杯以及2014年世界杯,范佩西与亨特拉尔水火不容。1990年意大利之夏,“三剑客”联手逼迫荷兰足协罢免主教练利伯莱格兹。1994年世界杯,古利特因为与主教练艾德沃卡特的矛盾愤而退队。1996年欧洲杯,戴维斯又与时任主帅希丁克爆发了严重冲突。2004年欧洲杯预选赛,戴维斯与范博梅尔一山不容二虎。2006年世界杯,范尼因为与范—巴斯滕矛盾升级在对阵葡萄牙的1/8决赛前被雪藏。2016年欧洲杯预选赛范佩西与德佩闹得不可开交使得内忧外患的荷兰队雪上加霜,最终无缘2016年欧洲杯正赛。

解读完荷兰足球的三重气质之后,我们一起重回过去,一起追溯荷兰足球欧洲杯的“前世今生”,荷兰足球的三重气质在她的欧洲杯往事里都有体现。纵然她仅仅获得过一次欧洲杯冠军,纵然她是著名的“无冕之王”,但她永远是一支迷人的球队,她的美丽和魅力不需要用冠军奖杯来证明……

荷兰足球的欧洲杯往事从2008年开始讲述。2008年欧洲杯是范—巴斯滕继2006年世界杯后带队参加的第二届世界大赛。世界大赛上,“死亡之组”经常与荷兰队为伴,2008年欧洲杯荷兰更是与法国、意大利、罗马尼亚组成了超级“死亡之组”,面对当时世界冠亚军的围剿,荷兰的出线形势不容乐观。

2008年6月14日,荷兰遭遇了小组赛第二个对手法国队。那场比赛虽然荷兰大获全胜,但结果不能代表过程,荷兰赢得并不轻松。当局面处于被动的关键时刻,范—巴斯滕做出了赌博式的换人调整,接着才改变了场上的局势。那次换人调整也集中体现出了范—巴斯滕的个性以及荷兰足球的天性。

当场比赛前三十分钟,荷兰队处于优势,尤其是在中场较量中完全压制住了法国队。第九分钟,凭借库伊特的进球,荷兰队取得了领先。但是到了上半场后十五分钟,荷兰队在场面上开始处于下风,法国队两个边路踢得风生水起,不断给荷兰球门造成威胁。带着1—0的比分,两队结束了上半场比赛。那个时候,看球的人都在猜测,范—巴斯滕到底会怎么调整,是加强防守守住胜果,还是豪赌一番,与法国打对攻?

足球领域有一种这样的说法,这种说法可能对,也可能错,但喜欢欣赏精彩足球的球迷绝对支持这种说法,这种说法就是“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

2004年欧洲杯荷兰与捷克的比赛上,为了保住2—0的胜果,时任荷兰主教练的艾德沃卡特畏缩避战,换下罗本,结果荷兰队被捷克逆转。那届欧洲杯之后,艾德沃卡特遭到了舆论的一致抨击。

但是也有领先后主守获胜的战例,但是这个不属于荷兰足球。历史上,主守对荷兰来说,往往是自掘坟墓。

于是,下半场一开始,范—巴斯滕就用罗本换下恩格拉尔,九分钟之后又用范佩西换下库伊特。两次换人都是为了加强边路进攻。面对法国疯狂犀利的边路突破,范—巴斯滕没有选择回避畏缩,而是派上优秀的边路攻击手,以战应战,以攻代守。范—巴斯滕的勇敢和果决极大的刺激着球迷们的肾上腺素分泌,也极大的振奋了荷兰队的精神。

范—巴斯滕在那场比赛里的赌博最终赢了。两次换人之后的效果立竿见影,也最终为荷兰队带来了一场酣畅淋漓的4—1大胜。

那场比赛第71分钟,替补登场的罗本接斯内德直塞后带球突入禁区,在两名法国后卫的包夹中,罗本在左路左脚小角度劲射破门,打进了当场比赛荷兰队的第三粒进球。

罗本的那粒小角度射门得分后,在场边指挥的范—巴斯滕的眼中闪现了一丝奇异的光芒,他的眼神里似乎透露出了一种异样的情怀。

罗本的那脚小角度进球把喜爱荷兰、喜爱范—巴斯滕的球迷带回到了二十年前。依稀往梦昔曾见,似曾相识燕归来。2008年欧洲杯二十年前的1988年欧洲杯决赛赛场上,范—巴斯滕就打进了一粒比罗本那粒小角度进球角度更小的惊世骇俗的零角度进球,那粒进球记载了荷兰在世界大赛上到目前为止唯一的冠军荣耀…

范—巴斯滕出生于1964年10月31日。1971年,年仅七岁的范—巴斯滕加盟了阿贾克斯预备队,正式开始涉足足球运动。在那里,他遇到了自己人生的导师——荷兰足球“教父”克鲁伊夫。

一年之后,也就是1972年,范—巴斯滕加盟乌德勒支青年队。那年,八岁的范—巴斯滕第一次登场亮相,正式参加足球比赛。

范—巴斯滕八岁参加正式的足球比赛是一个震撼人心的事迹,八岁对大多人来说,仍然处于恃怙的呵护之中,如同温室里的花一样,不会也不能经受寒风和雪雨。但八岁的范—巴斯滕却开始在刀光剑影一般的绿茵世界里闯荡。那年,乌德勒支青年队与费耶诺德青年队的比赛中,年幼的范—巴斯滕第一次上场比赛,他的绿茵帷幕正式拉开,帷幕上有他的汗水和心血,同时也有他的泪水和鲜血…

那场比赛范—巴斯滕遭遇了人生第一次重伤,重伤的结果是他的主治医生劝告他的父母让他远离足球,如果再踢球的话,他甚至会有生命危险。

梦幻世界里,范—巴斯滕仿佛被囚禁在“冰火岛”上,岛上是布满荆棘的迷宫。范—巴斯滕没有屈服,他在岛上披荆斩棘,胼手胝足,慢慢探索走出迷宫的道路。

现实世界里,痴爱足球的范—巴斯滕没有被困难击倒,他耐心接受治疗,一点点的恢复。他坚信,他的足球梦想不会就此终止,总有一天会有人“送冰舸来仙乡”,载他从囚禁他的“冰火岛”上离开。

经过细心治疗,他慢慢从伤痛中恢复过来。然而八岁的那次伤病对他的身体和精神造成了双重打击,也给他的一生蒙上了阴影,直接造成了他之后过早的结束职业生涯。

1972年十年之后的1982年,在一次次叩问“谁送冰舸来仙乡”后,范—巴斯滕终于“穷发十载泛归航”。在他十八岁那年,他回到了阿贾克斯队,并在那年第一次代表一线队亮相荷甲。同时,在那年,他正式开始与自己七岁就结识的前辈克鲁伊夫为伴,克鲁伊夫给范—巴斯滕带来了“冰舸”,带来了冬夜里的篝火,带来了“圣火令”,那支“圣火令”象征着荷兰足球的薪火相传,象征着砸出火种的火石。他从克鲁伊夫手中接过那支“圣火令”,并在之后荷兰队的欧洲杯历史中传给了博格坎普,传给了克鲁伊维特,传给了范尼,传给了“四大才子”,传给了现在的范迪克、德容和德里赫特。那是荷兰足球薪火相传的火石,火石在,火种就在,薪火便会代代相传,永不熄灭…

从1982年开始,在克鲁伊夫指导下,范—巴斯滕的足球技术和足球意识大大提高。在克鲁伊夫感染下,范—巴斯滕信心倍增。同时克鲁伊夫征战大赛的悲情历史也触动了范—巴斯滕的心弦,他渴望有朝一日可以实现前辈夙愿,令“郁金香”在世界大赛的绿茵场上绽放。

1974年世界杯,米歇尔斯治下的以克鲁伊夫为代表的荷兰队凭借激进激情的全攻全守打法一路摧枯拉朽,连续对巴西、阿根廷进行“降维打击”后进军决赛。“克鲁伊夫转身”和“荷兰飞人”从那届大赛开始成了克鲁伊夫响彻绿茵的标签和名号。但是决赛之前,因为不该有的烛光晚餐,也因为德国媒体的阴谋,荷兰队铩羽决赛,“郁金香”第一次凋零世界大赛。

1978年世界杯,心灰意冷的克鲁伊夫没有参赛。决赛最后一分钟,伦森布林克错失绝佳机会,门柱阻挡了荷兰的世界杯冠军。

克鲁伊夫的欧洲杯生涯也充满了悲情。1968年欧洲杯预选赛上,克鲁伊夫打进两球,最终荷兰没有进军当年欧洲杯。1972年欧洲杯预选赛,克鲁伊夫奉献了五球四助攻的亮眼成绩,但荷兰依然悲催,再次错失欧洲杯。到了1976年,荷兰队终于闯进了欧洲杯正赛,那是克鲁伊夫参加的最后一届国际大赛,荷兰、捷克、南斯拉夫、德国四支球队在欧洲杯赛场角逐,荷兰半决赛被捷克3—1打败,三四名决赛以3—2打败南斯拉夫,获得了第三名。

易水萧萧西风冷,啼鸟还知如许恨。克鲁伊夫还有祖国荷兰在世界大赛上的萧、悲、冷、恨令范—巴斯滕壮怀激烈,也激起了他的斗志。他接过了克鲁伊夫的衣钵,接过了克鲁伊夫的“圣火令”,最终在1988年欧洲杯上实现了“郁金香”在世界大赛上到现在为止的唯一一次绽放…

纵观历史,由于球员血统以及球员个性的原因,几乎每一届大赛,荷兰队内都会爆发内讧,内讧使得球队元气大伤,也间接导致了荷兰队的失败。

但1988年欧洲杯上的荷兰队却是一个例外。那届大赛,以“三剑客”范—巴斯滕、古利特、里杰卡尔德为代表的荷兰队众志成城,空前团结。团结起来的荷兰队是无法阻挡的,也许,能够打败他们的不是他们的敌人,而是他们自己。

豪杰皆从险难来,英雄的成长历程往往不会是一片坦途,往往会在熔炉里经过千锤百炼,百炼才能成钢,百炼之后的钢刃才能削铁如泥,吹毛得过。

1988年欧洲杯开始之前,范—巴斯滕在AC米兰遭遇了人生第二次重伤,那次伤病使得他险些无缘1988年欧洲杯。从1987年10月到1988年3月,范—巴斯滕都是在病床上渡过的。这是命运给他的传奇之年设置的第一道关卡,凭借对自己第一届大赛的渴望和钢铁般的意志,范—巴斯滕终于伤愈复出,赶上了1988年欧洲杯。

然而,与前苏联的1988年欧洲杯首战,满怀豪情壮志的荷兰被冷水浇头,当头棒喝。他们被前苏联1—0击败,那是命运为范—巴斯滕还有荷兰队的传奇之年设置的第二道关卡。于是,与英格兰的第二战对他们而言唯有华山一条路,只能胜,而不能败。

关键一战,荷兰队“背水列阵”,“破釜沉舟”。范—巴斯滕一声龙吟,一声虎啸,雄心动地维,壮志冲霄汉。那场比赛里,范—巴斯滕上演了帽子戏法,荷兰3—1力克英格兰,范—巴斯滕再次演绎了绿茵世界里孤胆英雄一己之力主宰比赛的传奇故事。

第三战荷兰1—0打败爱尔兰之后顺利挺进半决赛。荷兰半决赛的对手是他们的宿敌德国队。当场比赛,荷兰0—1落后的情势下范—巴斯滕突入禁区制造了点球,科曼主罚点球命中为荷兰队扳平了比分。1—1的比分保持到了第89分钟,范—巴斯滕再次挺身而出,他接沃特斯中路传球后突入禁区,在科勒尔贴身盯防下倒地铲射打球门远角命中,绝杀了德国队后挺进决赛。

荷兰队1988年欧洲杯决赛的对手是小组赛打败他们的前苏联。那场决赛将永远载入绿茵史册,将永远载入范—巴斯滕的荣誉薄。决战时刻,范—巴斯滕首先助攻古利特打破僵局。当比赛进行到第54分钟的时候,绿茵世界里的经典一幕诞生了,范—巴斯滕在右路接到穆赫伦左路传球后用右脚“零角度攻门”,他好像中国古代百步穿杨的神射手养由基一样箭中靶心,足球应声入网的那一刻,“世界第一神射”诞生了……

1988年欧洲杯,范—巴斯滕打进五粒进球,助攻一次,制造了一粒点球,荣膺最佳射手和最佳球员双奖,那是范—巴斯滕职业生涯最具传奇的一年。

传奇之年里,范—巴斯滕先是因伤险些无缘欧洲杯,养伤期间的他,“龙潜海角恐惊天”,“暂且偷闲跃在渊”,他耐心养伤同时积攒能量,耐心“等待风云齐聚会”之时,最终他以一粒经典的零角度进球“飞腾六合定坤乾”,为自己的欧洲杯传奇之年划上了最圆满的句号……

命运有时候真的很奇特,“零角度”不但铸就了范—巴斯滕还有荷兰队的欧洲杯传奇,在之后荷兰队的欧洲杯征程里,“零角度”似乎也成了荷兰足球欧洲杯的主旋律之一。

2004年欧洲杯荷兰与德国的第一场小组赛最后时刻,荷兰球星范尼倒地小角度射门为荷兰队扳平了比分。那粒进球依稀有范—巴斯滕当年的风采,那粒进球重新唤醒了球迷们对范—巴斯滕的回忆。

荷兰队铩羽2004年欧洲杯后,主教练艾德沃卡特饱受指责,黯然下课。范—巴斯滕接过荷兰队的教鞭,开始了教练生涯。

范—巴斯滕执教荷兰期间,荷兰队征战大赛的主旋律有两个,一个是仿佛与他如影随形、相伴终了的“零角度”,一个是内讧。

萧蔷隐有干戈伏,内讧会给一支球队带来重大打击,木朽虫生,墙罅蚁入,无有八王之乱,就不会有五胡乱华,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克。

范—巴斯滕带领荷兰参加的第一届大赛是2006年世界杯。那届大赛,荷兰小组赛两胜一平顺利出线后与他们的命中宿敌葡萄牙会师1/8决赛。1/8决赛之前,范—巴斯滕以范尼身体不适为理由没有派他出战,而是用库伊特顶替了范尼的位置。范尼在替补席上看了那场红黄牌满天飞的比赛。荷兰队0—1被葡萄牙淘汰之后,范尼公开指责范—巴斯滕,随后宣布退出国家队。从此,范尼与范—巴斯滕形同陌路,势如水火。

2008年欧洲杯之前,范—巴斯滕以大局为重,决定把范尼召回国家队,经过认真思考之后,范尼决定重返国家队,与范—巴斯滕冰释前嫌。

再次相逢,范尼与范—巴斯滕虽然“一笑泯恩仇”,但是他们彼此的隔阂已经很深了,因为“人情反复似波澜”的原因,他们之后“朱门先达笑弹冠,白首相知犹按剑。”他们的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那届欧洲杯小组赛,荷兰惊讶了世界,范尼的发挥异常出色。荷兰3—0完胜意大利的小组赛上,范尼首开记录。荷兰4—1打败法国的比赛上,范尼在中场“马赛回旋”间接助攻范佩西为荷兰队打进第二球。在那场酣畅淋漓的大胜比赛里,罗本禁区左路小角度破门得分,用最完美的方式致敬了场边的范—巴斯滕。然而没有想到的是,那届大赛里打败荷兰、打败范—巴斯滕的仍然是“零角度”。

荷兰队2—0打败罗马尼亚后以三战全胜的辉煌战绩从小组赛突围。那个夏天,荷兰惊讶了全世界,惊讶全世界之后的荷兰在随后的1/4决赛里遭遇了最了解荷兰足球的荷兰籍教练希丁克所率领的俄罗斯。命运无常,命运无奈,他们最终被“俄罗斯沙皇”阿尔沙文击败,而阿尔沙文击败范—巴斯滕的方式就是范—巴斯滕的绿茵标签“零角度”,他以范—巴斯滕的方式打败了范—巴斯滕。

那场比赛,对荷兰足球非常了解的希丁克采用防守反击战术对抗荷兰,俄罗斯立足防守之后利用帕夫柳琴科和阿尔沙文的个人快速突破给荷兰队制造威胁。

希丁克的战术是成功,那场比赛荷兰队没有打出水银泻地的进攻。下半场开始不久,帕夫柳琴科打破僵局。0—1落后以后,荷兰迅速调整,范—巴斯滕像在与法国队的小组赛上一样再次赌博,他没有等到加时赛到来便用完了三个换人名额。但是这次赌博是失败的,比赛第86分钟,范尼为荷兰队扳平了比分。

到了加时赛,荷兰队已经没有调整机会。第112分钟,阿尔沙文左路零角度传球助攻托尔宾斯基为俄罗斯取得2—1领先。四分钟之后,阿尔沙文在右路接近零角度的情况下右脚劲射破门,为俄罗斯锁定了胜局。那个夏天,荷兰被深谙韬略的他们的荷兰同胞希丁克打败,阿尔沙文以范—巴斯滕的方式打败了范—巴斯滕,那个夏天之后,范—巴斯滕人生的欧洲杯往事暂时划上了一个句号。

范—巴斯滕的欧洲杯往事虽然暂时划上了句号,但荷兰足球的欧洲杯往事还没有讲完。就好像1982年,范—巴斯滕从克鲁伊夫手中接过了象征荷兰足球薪火相传的“圣火令”,那支“圣火令”随后由范—巴斯滕传给了博格坎普,由博格坎普传给了克鲁伊维特,传给了范尼,传给了“四大才子”,再传给了现在的范迪克、德容和德里赫特,那是荷兰足球代代传承的不灭薪火,不灭薪火的熊熊火焰记录了1988年欧洲杯之后荷兰足球的所有欧洲杯往事……

时光飞逝,范—巴斯滕在1988年欧洲杯成名四年后,1992年欧洲杯开始了。范—巴斯滕由于在俱乐部比赛里积攒太多伤病的原因,他的状态起伏不定,那届欧洲杯他没有进球也没有助攻。但是那届大赛被誉为范—巴斯滕接班人的“冰王子”博格坎普接过了范—巴斯滕的衣钵。

1992年欧洲杯荷兰与苏格兰的第一场小组赛比赛上,古利特开出任意球到禁区,范—巴斯滕头球后蹭给里杰卡尔德,后者助攻博格坎普打进了全场唯一一粒进球。那粒进球是“荷兰三剑客”集体献给博格坎普的绿茵礼物,“荷兰三剑客”的三次传递不但把足球传给了博格坎普,更把荷兰足球的希望火种传递给了他。

荷兰队第二场小组赛0—0打平独联体后遭遇了小组赛最强大的对手德国队,那场强强对抗中,博格坎普再次进球,荷兰3—1力克德国之后与丹麦队会师半决赛。

那场半决赛,博格坎普再次进球,荷兰与丹麦打成2—2后进入了点球大战。点球大战里,舒梅切尔扑出了范—巴斯滕的点球,荷兰遗恨1992年欧洲杯半决赛。那届大赛之后,范—巴斯滕告别了国家队,荣膺1992年欧洲杯最佳射手的博格坎普从此横空出世。

再往后,与范尼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克鲁伊维特在1994—1995赛季欧冠决赛一战成名,少年得志的克鲁伊维特从那之后被荷兰足球界寄予了厚望。

1995年12月13日,荷兰与爱尔兰的1996年欧洲杯预选赛附加赛上,克鲁伊维特打进致胜球,把荷兰带到了1996年欧洲杯的赛场。

1996年欧洲杯是欧洲杯历史上的第二次扩军,(注:欧洲杯到目前为止的三次扩军是这样的。1980年由最开始的四支球队参赛扩军到八支。1996年开始扩军到16支。2016年扩军到24支。)荷兰第一场小组赛0—0打平苏格兰,第二场小组赛凭借小克鲁伊夫和博格坎普的进球,荷兰2—0打败瑞士。与英格兰的第三场小组赛,荷兰虽然1—4溃败,但克鲁伊维特打进了决定荷兰晋级的关键进球,那粒进球使得荷兰与苏格兰在积分、净胜球都一致的情况下凭借进球多的优势晋级。

1/4决赛,荷兰遭遇了齐达内的法国,博格坎普因伤早早离场。两队打到了点球大战,顶替博格坎普出场的西多夫罚失点球,荷兰队止步1/4决赛。

四年之后的2000年,荷兰队在本土再战欧洲杯。那是博格坎普的最后一届世界大赛,在那届大赛里,克鲁伊维特正式接过了博格坎普的衣钵。

2000年欧洲杯荷兰3—0战胜丹麦、3—2打败法国的两场小组赛和6—1横扫南斯拉夫的1/4决赛上,博格坎普先后为克鲁伊维特奉献了三次助攻,博格坎普传给克鲁伊维特的不只是一个足球,更是荷兰足球的希望之火。

2000年欧洲杯荷兰队最终在半决赛被意大利淘汰,无缘决赛。就像1992年欧洲杯虽然荷兰无缘决赛但博格坎普荣夺最佳射手一样,2000欧洲杯虽然荷兰无缘决赛但克鲁伊维特也荣膺了最佳射手。

四年之后的2004年葡萄牙欧洲杯上,因伤错失2000年欧洲杯与克鲁伊维特同年同月同日生的范尼第一次登上了世界大赛的绿茵舞台。那届大赛,范尼表现抢眼,打进四球。同时荷兰“四大才子”之一的罗本开始闪耀绿茵。罗本在2004年欧洲杯先后为鲍马、范尼、马凯奉献了三脚助攻,并在与瑞典的1/4决赛点球大战上打进致胜点球,为荷兰队打破了大赛点球魔咒。

之后的2008年欧洲杯上,荷兰“四大才子”罗本、范佩西、范德法特、斯内德正式从范尼手中接过了荷兰队的衣钵,他们正式登上了大赛舞台。并在以后的世界杯和欧洲杯舞台上留下了辉煌,留下了传奇,留下了忧伤,也为荷兰足球留下了希望…

在连续错失2016年欧洲杯和2018年世界杯之后,随着罗本退出国家队直到退役,荷兰“四大才子”全部退出了历史舞台。再往后,随着范迪克、德容、德里赫特的崛起,荷兰队杀进了2020年欧洲杯决赛圈,时隔六年再次出现在了世界大赛的舞台上。相信,这必将是荷兰足球一个崭新时代的开始……

从克鲁伊夫到“四大才子”再到现在的范迪克、德容和德里赫特,从1976年克鲁伊夫第一次参加欧洲杯,到今年德容、德里赫特等人第一次参加欧洲杯,荷兰足球在欧洲杯历史上完成了一个短暂的轮回和循环。

这段循环历史把荷兰足球最动人的一面呈现在了球迷的面前,荷兰足球最动人的一面将永远留在我们球迷的记忆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