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是刚炒掉主帅的本世纪最差德国,一边是欧预赛全胜的王者法国,“趁你病,要你命”,这就来了?

今晨一场格外引人瞩目的友谊赛中,刚被日本痛打的德国队“痛定思痛”,在家门口2比1战胜世界亚军法国,代班主帅沃勒尔首战便及时止跌,寿星穆勒的进球更是皆大欢喜。然而,作为输球一方的法国并不懊恼,也不沮丧,毕竟,雪藏了姆巴佩的他们,显然志在练兵。

7年前的欧洲杯半决赛,两队狭路相逢,终于打破大赛逢德不胜魔咒的高卢雄鸡,自此成为欧洲足球的门面,而身为前代霸主的日耳曼战车,则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双方迥异的发展轨道,也令这场原本针尖对麦芒的对决,少了巅峰论剑的火花,多了见者犹怜的悲悯。

尽管坐镇素来以球迷狂热著称的伊杜纳信号公园球场,但全场下来射门只有对手一半的德国队,显然不像能赢球的那一方。除去控球率微弱占优,射门、射正、传球成功率等核心数据德国全面落后,全场零角球和特尔施特根的5次扑救,更足见场面之被动。

毫无疑问,德国队上下仍笼罩在上场惨败日本的空前阴影之中,面对强敌早已是杯弓蛇影。但和天怒人怨的前任弗利克不同,一向自带福将属性的沃勒尔,在阔别帅位多年后,本色依旧不改。

上场1比4惨败日本,是德国队本世纪第二惨痛的失败,那么最惨一败是何时?答案是2001年9月2日,同样在家门口,欧文的帽子戏法让慕尼黑奥林匹克球场一片死寂,1比5的扎眼比分,让在场的德国队将帅几乎被集体钉上耻辱柱。

然而,这场史无前例的浩劫,并未让沃勒尔被“杀无赦,斩立决”,尽管他们“慷慨”地赠送了欧文一尊金球奖,但来年的韩日世界杯,他们仅差一步就夺得世界杯,而英格兰队不过区区八强。沃勒尔也就此成为德国足球走出低谷、转向复兴的关键人物之一。

比起死不回头的前主帅弗利克,沃勒尔最大的优点显然是快刀斩乱麻:基米希的位置既然是无解难题,那索性就撤下基米希,让其他人来。事实证明,在后腰和边后卫都有了专职人选后,德国队“拧巴”的态势大有好转。

而首开纪录的功臣穆勒,本场也算扬眉吐气。2014年世界杯后,他打破克洛泽保持的世界杯进球纪录,曾众望所归,但此后连续三届大赛颗粒无收,与纪录渐行渐远。而这一切的开始,便是2016年的法国欧洲杯。

无论是2016年的半决赛,还是2021年的小组赛,两次面对法国,穆勒都颗粒无收,表现惨淡,哪怕在夺冠的2014世界杯上,1/4决赛击败法国的功臣也是胡梅尔斯,穆勒仍旧打酱油,“逢法难产”,和他的关键先生身份大不相称,此番终于打破魔咒,也算可喜可贺。

预选赛轻敌懈怠,时不时送温暖,自夺得2018年世界杯至今,法国队FIFA比赛日总会在不经意间莫名“翻车”,而此番“江湖救急”德国,至少算个“剐蹭”,但对于德尚而言,这显然是一场无关宏旨的输球。

在输给老对手之前,法国队2023年的战绩,是5战全胜,1球不失。在堪称死亡之组的B组早早就甩开了荷兰、希腊和爱尔兰,直取头名晋级势不可挡。尤其首战就4比0摧枯拉朽暴打荷兰,欧洲第一强队的战力,着实名不虚传。

事实上,加上去年世界杯,法国队已在多达12场正式比赛中常规时间保持不败,但对于率队缔造无数纪录的德尚而言,这波“牛市”着实不值一提,球队着眼的,显然是在来年欧洲杯上洗雪世界杯卫冕失败的遗憾。

作为强队中在职时间最长的主帅,德尚既有世界杯的一冠一亚,也有欧国联这样的轻量级冠军,但唯独缺少一尊德劳内杯,此前两次率队出征,法国队一次在家门口折戟决赛,一次则爆冷止步1/8决赛,这也成了德尚教练生涯的莫大遗憾。

毕竟,如果荣誉簿上再添一尊欧洲杯,德尚将成为史上首位以球员、教练身份同时捧起世界杯和欧洲杯的“神帅”,在国家队领域,几乎无人能与其争锋。

除去着眼长远,德尚没有在德法大战中倾尽全力,实则也是让球员们更多休养生息。毕竟,上场世预赛吉鲁伤退,而作为球队头牌的姆巴佩,一整个夏天都在和巴黎扯皮,另一位干将穆瓦尼,也是在夏窗截止日才结束罢训,投奔巴黎圣日耳曼。

所以,除去格列兹曼、卡马文加、楚阿梅尼和拉比奥等国家队“劳模”本场首发,法国队小半个主力阵容都得到了及时的休息,对于一支着眼明年夏天完成大满贯的球队而言,偶尔打个盹,着实无伤大雅。

友谊赛打成“友尽赛”,近年来着实不罕见。作为德国队换帅的最大推动力,日本队便是个中代表,继4比1拆解“战车”之后,也就在凌晨,他们以4比2大胜土耳其,愤怒的土耳其球迷,现场响起了针对主帅昆茨的嘘声。

这场比赛之前,连战不胜的昆茨已经被足协暗示,只要拿不下比赛,就卷铺盖走人。耐人寻味的是,曾是德国队U21主帅的昆茨,如今是接班弗利克的热门人选之一,蓝武士“痛打落水狗”,陡然成了“神助攻”。

相比于日本队的赶尽杀绝,一团和气的德法大战,显然彼此都有台阶下。德尚之所以“雪中送炭”,恐怕也要从他和德国队代理主帅沃勒尔的交情说起。

1992-93赛季,法甲冠军马赛在欧冠一路高歌猛进,并在决赛1比0击败AC米兰,史上首次为法甲夺得欧冠冠军,尽管这个冠军头衔随即因马赛主席塔皮的贿赂丑闻被剥夺,但这已是法甲球队在欧冠赛场的最高成就。

在那支群星云集的马赛队中,身披11号的德尚,是球队队长,而主力前锋则是沃勒尔,一个是冉冉升起的法国新星,一个是急于走出国米阴影的失意人,两人身为队友的时间虽然不长,却着实惺惺相惜。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这也不难理解,为何在30年后,55岁的德尚,会有意无意放了63岁的沃勒尔一马。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